走,一边沉思这些猴子和普通的恒河猴之间有何差异。
我一看就知道不妙,而且完完全全、实实在在、绝绝对对的不妙。
我一手握着车把,一手握着口袋里的手枪。
我一手握着脚踏车,稍稍放开握枪的手做出沙卡的手势。
我一松开项圈,它就冲过后院,然后在还不到后面阳台的地方忽然停下来。它站着一动也不动,聚精会神地仰头聆听,神情十分警觉。
我一听十分紧张地说:“千万别出去。”
我一头雾水地回到卧室中央。
我一往左手边的岔路靠近,那只猫就迅速地往右手边的另一条路奔跑。它跑了几步停下来,用它那灯笼般的眼睛回头看我。
我一直将她留在线上,直到她将卡车驶人停车位并将引擎关闭。
我一直沿着路往下走,两旁被人遗忘的行道树像是在低声交谈。
我一走出门外,欧森便从墓碑附近跑出来,那是它躲避平息的藏
我依然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。虽然没有大吼大叫,但是平恩显然相当愤怒,我可以从他低沉的嗓音听出不怀善意的语气。另一个人的语气听起来似乎一直试着平息对方的愤怒。
我已经为了拯救安琪拉来到二楼,事到如今我已经救不了她。
我以为当我打开前门跨进家里的时候会看到欧森在玄关等候,结果它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在那里迎接我。我呼叫它的名字,它也没有出现;如果它在黑暗向我走近,我应该会听见它走路时厚实的脚底踩在地板上的啪啪声。
我以为这是最后走的员工或清查人员遗落的物品。现在想起来,我怀疑去年十月那个晚上当我潜入地下室时,想必已被某些不明人士发现,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他们跟踪我从一层楼来到另一层楼,最后甚至赶在我之前,将这顶帽子放置在我一定会发现的地方。
我意识到自己就要放声大哭。但是我硬将悲伤往肚里吞,眨着眼睛让眼泪倒流。就像往常一样。
我用打火机照亮前方的路,并尽量让火焰保持到最小,以节省乙烷燃料。我一路走下沿海山脉的核心,穿过一些连接主水道的旁支。
我用单脚踢出另一张椅子对它说:“好吧,你坐上来吧。”
我用滑行的方式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前迈进。排水道的地面只有些微的倾斜度。不过我在走了几步之后便停下脚步,生怕自己会在某个地方突然掉下深渊,就算没摔个半死,脊椎骨大概

最后修改日期:2019年12月2日

作者

留言

撰写回覆或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